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历史 > 正文

忠犬八公的故事,文字讲述重温一遍

未知 2019-05-02 09:19

在一个安静祥和的小镇上,有一个火车站,叫做“Bedridge station”。

音乐教授Parker每天早晨都会从这儿乘车出发,去教室教课,下午回家。

这天,教授Parker一如既往的下车走在站台上。

天已经黑了,夜微凉,教授正打着电话,看到一条黄色的小狗走近到脚前。

他蹲下身,温柔的问,“宝贝,你走丢了吗?”

教授抱起了它,抚摸着,像在自言自语,“一定有人在到处找你。”

教授走进了站台管理员处,却被管理员Carl告知,如果明天也无人认领,他会把它送进流浪狗收容站。

教授将小狗带回了家,但是妻子Cate发现后,质问教授:“我们当初是怎么约定的?”

教授向妻子保证:“它走丢了,明天一早我就去搞明白它是哪儿来的。”

第二天,教授醒来,带上它出发了。

他去了收容站,询问是否可以养着它,管理员告诉他:“我们会找人收养它,不过只给两周的时间。”

(流浪狗在收容所里,一般有1~2周的招领限期,在这个时间内流浪狗仍不被新的主人领走的话,它们就会被人道地处以安乐死。)

一路上,教授询问了热狗店老板,询问了书店老板娘,甚至问了自己的学生,结果都没有人愿意领养它。

站台管理员也说没有人来寻找,教授找到了自己的挚友,一位日本朋友。

他说:“这是一只秋田犬,这个吊牌上的字Hachi是日本数字‘8’,幸运数字。”

教授开心的叫着:“Hachi,Hachi。”

“在精神意义中,数字8是下凡到凡间的天神。你们两个谁找到谁,谁说的准呢?也许是注定。”挚友继续说道。

教授回到家,妻子看到他并没有将小狗送走,还取名“Hachi”,责问是不是想留下它,偏偏这时候,“Hachi”还将教授妻子的作品毁坏了。

“Hachi”被送到储物室,一个简陋昏暗的小房子。

那天刮着大风,树叶唰唰,吹的吊灯摇晃不已,“Hachi”躲在小房子里,趴在那儿。

黑暗中,一个熟悉的身影,一个温柔的声音:“Hachi,来,你过来。”

教授将“Hachi”抱进怀里,进了屋子。那里有沙发,有电视,他抱着Hachi吃着爆米花,看棒球比赛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白天,教授教Hachi捡球,将球抛了出去,Hachi对球并没有兴趣。

一户人家看到教授张贴的小狗传单,打来电话想领养,妻子看到院子里,教授和女儿同Hachi玩耍,开心的样子,改变了主意。

那一刻,她接纳了Hachi,所谓的爱,就是包容,爱他所爱。

Hachi渐渐长大,教授每天去上班,Hachi已经长大到,聪明的在墙角挖洞钻出院子。它逃出院子,只是为了追上教授。

教授在火车上看到它,下车抚摸了它,示意它回家,Hachi并不想独自回去,教授只得带它回家。

后来的日子,教授出门总会带上它。当一天结束,教授快下火车的时候,Hachi又总会在车站外等他。

教授再次和挚友闲谈的时候,聊到Hachi不捡球,挚友说道,“秋田犬是不捡球的,如果你要只会捡球的狗,你可以养只牧羊犬或者小猎狗。如果它去捡球,那肯定是有特殊原因。”

教授回道:“不,Hachi挺好的,我挺喜欢。我也会找到那原因的。”

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,教授要去授课,他同妻子亲吻告别,呼喊Hachi跟自己去车站。

Hachi叫了两声,不安的转了两圈,教授摸了摸它,Hachi站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
教授只好独自离开,走去车站。

在他快要走进车站的时候,Hachi追了上来,嘴里咬着一个球,那是教授在院子里扔出去给它捡回来的。只是,那时候,Hachi怎么也学不会。

教授很开心,他高兴的向熟人们说,“这是第一次,你们看到了吗,我扔了球,它有捡回来,这是第一次。”

火车停靠进站,教授同Hachi告别,Hachi冲他叫了几声,如果我们能听的懂的话,可能是“不要走,不要离开”吧。

长长的站台,火车驶离,越走越远,最后只留下Hachi孤单的背影。

教授在课堂上讲课,他聊起音乐史,是那样的风趣,手里还拿着Hachi捡回来的球。

只是,渐渐的他觉得力不从心,他走下讲台,坐进第一排学生中间,喘不上气来,他努力站起来,眼前一片黑暗,身体慢慢倒了下去。

教授走了,很安详,没有伤痛,死神来的那么突然,甚至都不给人告别的时间。

Hachi在站台外等到天黑,教授再也没有走出来。

教授的女儿Andy和她的丈夫想给Hachi一个新的生活,她知道父亲一定想让Hachi跟她们生活。

一年过去了,Hachi每天都会去那儿等着,饿了就去附近讨点吃的,附近的店铺都会好心的施舍给它。

教授的挚友寻到Hachi,对它说了一阵话:“已经一年了吧,我有事午夜醒来,想起Paker,他是个很好的朋友,我明白你的感觉,我们的朋友,再也没回家。但如果Hachi想等,Hachi一直在等。”

冬去春来,不知不觉,又九年过去了,Hachi依旧守在站台,日日如此。

一天,小镇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,教授的妻子Cate来到昔日的住处外,望着回忆着过去的点滴,她来到教授的墓碑前,静静地说:“已经10年了,Paker。”

她乘火车离开前,在车站前看到了守候的Hachi,这时的Hachi已经年迈体弱,皮毛脏乱,精神萎靡,再没有往日的活泼。

她激动不已,她走过去,她简直不敢相信,她试着喊它的名字:“Hachi?Hachi?”

她慢慢靠近,伸手抱住它的脖颈:“你那么老了,你还在等着。是的。你一直等着。”

她抱住它,只剩下哭泣。

“如果一切还好,我能跟你一起等下一列车,好吗?嗯?谢谢!”

说完,Cate再次抱住Hachi,泣不成声。

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讲的故事,根据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,也许很多人都已经看过,不止一遍,这次通过文字,我们再次简单的重温一遍,那么看完,你有什么想分享的吗?

本期编辑:字 迹

版权所有轻阅读网

标签